趕在舊的一年結束前,老同學終於把自己嫁掉了。

講終於,是我深知她有多渴望擁有一個自己的家。

P1190523  

半年多前她親自捎來喜訊,告訴我,她要成家了。

我的想法一直沒變,吊詭的是,到訂結婚前我才發現,原來抱持相同想法的老朋友不只我一個。我們一致認為那男人不適合,思想不夠成熟,體貼也談不上,生活習慣更是多有扞格。直到她親自上門送喜帖,我被她說服了。

 

是的,我一直知道她有多想要一個家。

父母早逝,四姐弟相互扶持走來,在大姐、二姐和小弟相繼婚嫁之後,「娘家」成了很微妙的存在。她沒有錯,儘管幾經流離,那始終是他們姐弟一起建立起來的家。她弟媳也沒有錯,那是她和丈夫一起渡過生死關頭、相偕養兒育女的家。走到兩個女人兩年不說一句話,除了嘆息,誰都曉得怪不了誰。

 

在即將滅頂的人面前,即便是一根朽木,也彌足珍貴。我笑虧她在愛情苦海裡的浮沈,我陪她在大街小巷裡尋覓獨立門戶的居處,最後,我目送她穿上白紗,走上一條不被看好的路。

 

去觀禮的路上,我和另一位當年也同班的老同學會合。她忍不住脫口而出:「我們要不要勸她再考慮考慮?只要她想,招了計程車我們就一起帶她走。」

 

我莞爾。

我們都不知道圓夢的代價是什麼,但如果這是她想要的,我祝福她。我想老同學也被我說服了。我們這個年代,半新不舊。論自我與不顧一切,早失去了初生之犢血氣正盛的勇氣;論大氣或自成一格,又沒幾個能有老僧入定似的氣定神閒。夾纏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可以做決定,卻不一定選擇得了結果,偏努力帶來的往往是要教人滅頂的挫折。

一如感情。一如婚姻。

 

結婚不一定真能擁有一個家,相反的,結個婚可能讓女人連原有的家都沒有了。我想起曾聽過朱衞茵談起和李宗盛那場散局的婚姻。負不負心的糾葛終究會淡去,沒有家的女人卻真的就此沒有家了。

 

不過是一段失敗的感情,代價何其大。

 

婚後第三天她約我們吃飯。那份笑意和從容,安定了我們惶惶然的心。

她說,她感謝那男人成全她的夢想。

 

也好。世俗的一切還諸俗世,只要他願意給你一個家,也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果林 的頭像
果林

拈花一笑

果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