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今日終於落下大雨,在多日烈陽苦曬得皮焦心焦之後。

距離我上一篇後記,時隔三個多月。

 

也許是大雨,我想起了春日裡在東京遇到的那場風暴。

P1130179  

2013/04/01 攝於去程飛機上

 

陽光如此燦爛,無法逼視。

雲層下是什麼天氣?

 

當東蛋演唱會訊息發佈後,我和米飯聊過這個形同宣告再出發的舞台具備什麼意義。孰是孰非,不是公堂上拍板就能塵埃落定。人各一把尺,度量的刻度與角度都不同,毁譽愛憎豈有定論。果不其然,儘管官非漸息,三子面對的境遇依舊無甚改變。

 

三十歲之前,你有一張什麼樣的臉?

都說容貌是過了三十才定。我在一個未滿三十的青年身上,看見生活不容情的磨刻,看見人生濃縮至此的淬礪。上天究竟給了他一條什麼樣的路,得教他在尋常人無憂的年歲裡如此匆促而剜骨刮肉的遍歷百態?

 

合該朴有天走上戲劇路。

善感多情偏又教他走上顛簸動盪,樸實無華便罷了,世間多是看戲的苦命人;偏生給了他出眾才華,祖師爺賞的這口飯也許不易捧,他的出色卻是必然的。

 

都說,朴有天是悲觀的。我持疑。

痛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註一),如若朴有天是悲觀的,他也是噙著微笑嘲弄愁緒。

 

再次啟航吧,朴有天和JYJ。

 

註一:尼采(德國思想家、文學家,一八四四~一九00年)

註二:上回是說到小楊妹妹吧。我需要回復記憶,去去就回。

   (誰理你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果林 的頭像
果林

拈花一笑

果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