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文就是親切。

 

滅人歷史、統一語言文字,是剷除文化斷絕根苗最狠厲、最徹底的手段。後人評價嬴政多從暴政切入,這其實是受了司馬遷太深的影響,差不多成一家言了。然而沒有當初的雷厲風行,說不得今天咱們還得靠英文之類的外邦語言來溝通哩!

 

扯太遠了。儘管諸多習慣用語不同,有的甚至差上十萬八千里。例如今天看到一個日本人在對同鄉介紹兩岸中文的異同,台灣在餐廳喊服務生是以「小姐、先生」相稱,內地喊「服務員」我是聽過,可是內地喊的「小姐」居然有....「茶店查某」的含意?我真是讓這位中文初學者給上了一堂課。(啊,我就是會鬼扯,拉回來拉回來。)

 

聽瑛子說我才知道,黃姐之所以這日不能來機場,是因為邀她作伴的那兩位姨母不會搭車,只要出了飯店就招計程車,連吃個飯都靠計程車。東京計程車的車資很貴的啊!

 

瑛子個兒高,爽朗就寫在臉上。對於我們口中勞煩她的諸多瑣事一概都是回應:「沒事兒!」

 

正逢假期兼花季,成田機場入關前的隊伍,彎彎曲曲的排得非常長。瑛子說,她明明看到飛機準時到達了,但等了一個多鐘頭就是沒見到我們出來。估計光是等通關,排了一個半小時的隊伍有吧。排到連行李都早早被卸下行李轉盤,排在地上等主人認領。而當天除了我們,瑛子還要再接兩批人,得一航廈二航廈的兩邊跑。

 

沒去過海外演唱會,尤其事前看到規定事項這麼嚴格,我擔心有什麼狀況沒留意到,臨到場才掃興,搥胸頓足都沒用。於是拜託會提前到場的瑛子到時發個訊息給我,讓我知道現場的狀況,瑛子很乾脆的說沒問題,她直接給我打電話。

 

後來才發現,不只瑛子打我的電話打不通,連日本朋友也曾打電話來但沒接通。這是我第一次直接以3G門號原號到日本,事先也詢問過電信公司,不必特地辦漫游,收發話也不成問題。一時之間也不搞清楚問題出在哪裡,尤其下機後不久還收到Kei問我到了沒的簡訊,次日小楊妹妹手機直撥也接得到,當時實在不明白問題出在哪,只能判斷是國際碼的撥號方式可能得再研究一下。

 

在機場納悶了好久,我慢半拍才注意到,原來智慧型手機到了國外,一搜尋到國外的電信系統後,連時鐘都自動調整成當地時間了!活脫脫是鄉巴佬進城,土包子一個。沒辦法,傻人用傻瓜手機,跟流行只跟半套,就是這種調調。

 

成田機場到市區有京成線和利木津巴士可選擇。利木津會停靠的飯店通常都不是我會挑的類型,既然沒有「直達」的優勢,票價比較貴的利木津從來就不是我的選擇。京成線過去對我而言就等於京成本線,Skyliner只比特急快半個小時左右,票價卻高上一倍半,想當然爾,我一向很小氣的只搭京成本線。

 

京成電鐵:http://ppt.cc/xNB8

P1130183  

Skyliner車票 成田第二航廈→京成上野站

京成上野站雖然和JR/Metro上野站是分開的,但其實就在同一個十字路口,乘換車的路線指標也非常的明顯易懂。去程我不擔心,回程是早班飛機,我事先查過班次,Skyliner果然和我無緣,還是起早搭特急保險;萬一中間有個什麼閃失沒搭上預定班次,後頭還穩穩的有其他班次可以趕得上兩小時前到機場。

 

DSC_0483-1  

Skyliner車廂內部

 

那麼為什麼我還是搭上了Skyliner?只能說我這個人很會自來熟的自作多情。先是在飛機上換了三種語言幫Micky換位置(人家又沒有一定要換,幹嘛這樣強迫人家!),在成田和瑛子碰到面後又拖著Micky跑去找免費wify,到了地下樓層買車票時,嘿~很有義氣的陪Micky搭Skyliner是一定要的啊!(人家並沒有要你陪,OK?!)

 

往市區的車程上和Micky聊天,提到了天氣、提到了櫻花、提到了燈籠。當然,談有天是不會少的,打從在桃機相認之後幾乎都在聊朴有天。Micky說黃姐曾特地到目黑川找應援燈籠,但沒找著。

 

留意了一整個月預報都預測四月初好天氣,哪知臨到出發前變天了。好死不死的讓櫻花史上第二早盛開,再讓我提心吊膽的生怕大雨趕在我的腳步前把花瓣打落。既然天氣預報1日開始會下雨,趁著大雨來打落櫻花之前,我打算抵達的這第一天晚上就先沿著目黑川逛逛,也去找找應援燈籠。

 

目黑川就在旅館旁,出大門走個三五公尺,就到了。

 

通關花了太長時間,我抵達時,Kei已經出門工作了。不過不怕,還沒出發前我先Google了地址,把出車站後的地圖下載到手機裡,按圖索驥,頂多再問問路人。

中目黑  

小抄都做好了。青葉台一丁目,全家超商對面再往前一個拐角,應該就能找到旅館了。

 

其實光知道地址還是有風險。首演當天早上我先去找隆子,她給了我地址,我也先查了地圖,狂風大雨之中,硬是在她所住的マンションmansion外來來回回繞了半個小時找不到。問路人,路人也搞不清楚。最絕的是我最後問到的那一位阿姨,根本就是住在同一棟!而這位阿姨還跑去玄關拿地圖,比對我給她的地址,最後啊的一聲說:「就是這裡!」

 

旅館比較不會有這種問題。雖然離車站有段距離,不過基本上走直線,不難找。只是走了一大段路後我有點信心動搖,問了賣場前指揮車輛進出的大叔,大叔一聽到旅館名,往前方的巷子一指,說旅館就在那裡。原來,我其實就快走到了。

 

很多時候,人怕的不是路遠辛苦,而是不知終點何在。

 

在黑暗之中摸索,有天,你們的恐懼多少也是因為如此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果林 的頭像
果林

拈花一笑

果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