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296  

 

腦海裡有很多故事。

 

如同我從小到大考試都考不好的原因一樣,我記得內容,卻老是不記得題目。讀故事也是。就像很多很多年以後,某一瞬間恍然大悟。啊!原來公孫杵臼和程嬰的忠孝節義,就是大名鼎鼎的趙氏孤兒。

 

沒有例外的,這幾天看八大播出想你,才想起年少時曾讀過那麼一篇短篇小說。

 

羊脂球,或譯脂肪球,莫泊桑的傳世之作。

 

那是一個少女在夏日午後,跑到阿姨家閒散過假日,偶然翻表哥書架讀到的小說。自然,書名本是不記得的,故事卻不曾忘掉。故事背景是1870年普法戰爭,上層階級與下層階級同乘一車逃亡。羊脂球原是一名妓女,本來嚴詞拒絕無理要求,後來卻在同行人的遊說下同意獻身德軍,換取蓬車上的眾人安全離去。我無意複述細節,也不打算細數莫泊桑隱晦在小說裡的批判,若有興趣,請自行搜尋。

 

究竟是階級決定道德的高度?亦或是,環境會還原人性的本質?

 莫泊桑把人性寫得好赤裸。

 

生存,對某些人,在某些年代,從不能說是件容易的事。不論出身。

 

生活會教懂你太多滋味,不管願不願。

拿到金刑警的薪水時,秀妍母親曾高興的對秀妍說,這是她的夢想。父慈子孝也是夢想,這才是在社會邊緣掙扎的真實情況。危難發生時的奮不顧身,畢竟只是一時的反射。若放到日復一日的磨折上,好一點的,克制自己不遷怒,已經很難得;被處境逼到逃無可逃者......自己尚且安頓不了,哪顧得了安頓別人?泡在淚水裡的晨昏不可能溫馨寧靜。所以,秀妍母親會在強烈的恐懼下一個人獨逃,會在被害人找上門時拖秀妍下水。這編劇好寫實,生之大欲,儘管不適宜拿道德來批判,卻很適合放在戲劇裡鋪梗。

 

聽說「想你」劇組一開始鎖定的對象就是朴有天。當然,朴有天加入了,不然也不會出現一個三天兩頭涕泗縱橫卻依舊帥翻一海票姨母的韓正宇。編劇的企圖很明顯,深識箇中滋味的朴有天果然也被這明顯的企圖吸引。

 

學弟的太太在閒聊時曾對我說,她也覺得小孩子很可愛,她也真的很愛自己的女兒。但當她女兒使性子的時候,當媽的人也總難免被引燃日積月累的火,理智斷裂,小的哭大的歉疚,無限迴圈。生活最教人無可奈何的是,不是你明白該怎麼做,就真的能怎麼做。秀妍母親如此,金刑警亦復如此。

 

八大播完四集,正主兒還沒登場,已經可以理解劇情為什麼有這麼多的眼淚。

 

人生的甕底,究竟都藏了歲月蘊釀的什麼滋味?過去的種種必定有太多的感觸埋在心底,朴有天處在如今的身份和地位,不論能說的不能說的,都得先放心裡。久了,走味了,也許就自己倒在不為人知的角落。久了,陳釀了,也得有人揭蓋才揮發得出來。

 

戲劇或許是另一個出口。一種他在舞台上不能表現、一種他在嘜克風前只能沈默時,透過角色演繹的獨白。

 

可惜了金恩珠這個角色了。秀妍母親還有話想對秀妍說,金刑警和韓正宇也有話想對秀妍說,金恩珠,同樣有話想對秀妍說。戲開拍前的吵吵嚷嚷,應該精采可期的這條線就這麼硬生生的被剪斷了。可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果林 的頭像
果林

拈花一笑

果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貴方のニックネーム...
  • 好赞同不是你明白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这句!!在指责别人种种时,不能保证自己到了那种处境下就能做得很好…只是希望总是必要的,慢慢努力吧!だから蒸鱼的角色超入我眼啊!那种厚脸皮不放弃精神我真的很需要
  • 那是人生深沈的無奈。
    說實話,看了前四集就沒再繼續了。一來原音版凌晨才播,會打亂我作息;二來這編劇這麼有企圖,我一定會邊看邊碎碎念,還是等有時間再回來慢慢看。

    嘿~以後來這裡加減聊天,你就不用又躲在廁所啦!

    果林 於 2013/06/11 21: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