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327日 夜晚十點半左右,撿到三隻棄貓

印著台北市環保垃圾袋字樣的紙箱,乾乾淨淨的像才剛使用的;箱裡裝了三隻幼貓,一花一黑一橘黃,雙眼緊閉,乾癟的胎盤猶連結在身上。

發現當時,三個人登時一起楞住。

怎麼辦?救是不救?

不救,就這麼放任不管,小貓必死無疑;救,我們沒有能力照顧這麼小的幼貓,也沒有自信找得到地方收留。一陣猶豫,我終究只能伸長手,將裝著幼貓的紙箱從廢棄的三角型小花園裡移了出來。

入了夜的天氣已經轉涼,台北的天空也開始飄下細雨。我要求男友先回樓上拿條舊浴巾或是報紙來墊著,接著回頭要朋友先回家;免得他冒雨騎車,還沒好的感冒更加嚴重。


深夜台北街頭徘徊,遍尋醫院急診

過了十一點了。我們兩人一邊開著車,一邊試圖回想記憶中究竟有哪家獸醫院有夜間急診。常去的獸醫院是根本不必考慮,在這個時間老早就關門休息了;至於印象中過路曾看到過的獸醫院,好像也沒看過哪家有掛著夜間急診的招牌;就是想先買貓奶跟奶瓶應急,寵物店也全都打烊了。

記憶裡曾聽說過台大動物醫院有夜間急診,但是,在哪裡啊?

車子在辛亥路基隆路一帶徘徊,好像是在這附近啊,但究竟是在哪裡?誤打誤撞車行至台大校區宿舍區入口前,警衛果然知道動物醫物所在地!順著指示,滿腦袋疑惑的由側門半開的縫隙鑽入,試探性的按下電鈴....呼~還好,找對了!

大夜的急診處裡只有一位當值的女醫師和一位助理,在我們抵達之前,診療檯上已經有一隻看似因外力而受傷的吉娃娃,被女主人半抱半壓制的在接受治療。吉娃娃正因為注射針頭的穿刺而發出哀嗚時,電梯裡又走出了母女三人,提袋裡用毛巾半包住了一隻果子狸。

有生命的個體果然都是一樣的,生老病死是不會看時辰的。

女醫師在準備治療器材的空檔先來探望過我們帶來的小棄貓,直言剛出生的幼貓,人工代養不僅麻煩,且夭折率甚高。這些我們當然明白,過去美女將家裡出生的每一隻小貓都照顧得妥妥當當的,雖然不必我們越俎代庖,但是幼貓的照顧注意事項,做過功課的我們當然清楚。

然而沒看到就算了,既然發現了,又要怎麼說服自己袖手旁觀?

三隻幼貓先被安排進診間,放在診療檯上用烤燈先保溫。女醫師說,醫院裡平時不會有這麼小的貓狗,院裡沒有奶粉,只好先給嬰兒食品餵食看看。幼貓對嬰兒食品的反應不好,儘管餓得喵喵直叫,不吞嚥也不吸吮硬梆梆的塑膠針筒。

沒辦法,醫師只好另給注射用的葡萄糖水,這回小貓總算有吸吮的動作了,雖然不能代替貓奶粉,但在這什麼也買不到的深夜,補充一點養份,還是強過什麼都不做。


照護人手難尋,收容處所難覓

女醫師接著給幼貓做皮下注射,多少補充一點營養。大醫院裡感染源多,由現場狀況也看得出來當時實在沒有人手照顧。我們接受女醫師的建議,打消了留院的念頭,帶著三隻終於睡著的幼貓再次開車上路。

凌晨兩點半,離開醫院,我們就近開上北二高,往台中出發。車裡的對話時有時無,兩個人都強撐著怕睡著,不斷流洩的電台廣播半點也起不了提神的作用,冷涼的罐裝咖啡不過是自我催眠用的安慰劑。

五點剛過,總算一路無事的安抵家門。男友忙著將車上的物品卸下、上網找資料,我則翻出女醫師臨別時給的葡萄糖水,預熱後好暫時填填幼貓的肚子。再抬頭,天色已經濛濛亮。

中午,和下午特地請假的男友又帶著幼貓出門找醫院。果不其然,一般的診所都是不願收容。我很明白大家的想法,幼貓兩三個小時就得餵食一次,還不會用貓砂就算了,連排尿都得外力刺激才會有動作。大醫院都有人力上的顧慮,何況是一般的小診所;即使有心,想到勞心勞力之後可能是白忙一場,不如早早打退堂鼓。

獸醫院的拒絕雖在我意料之中,但沮喪還是難免爬上心頭。最壞的情況,不過就是我一肩挑起照顧的責任。做不是問題,問題是怕做得不好,損失的就是三條可能可以生存下去的生命啊!

在被朋友介紹的一家獸醫院再度回絕之後,我抱著可有可無的心態,要男友把車開到中港路上,去找一家新開不久的獸醫院。這家醫院一樓是寵物用品門市,看起來挺有規模的,也許,也許我可以為幼貓們找到一條生路。

心底已有最壞的打算,但在和醫師一問一答之間,希望一寸寸升起。當醫師終於開口答應的那一刻,驀然覺得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長得有點福泰的男醫師說,他曾經照顧過這麼小的幼貓,為了夜間也不能中斷的餵食,一個月裡就瘦了七公斤;也因為他就住在醫院樓上,所以晚上他可以帶回去就近照顧。

除了鬆了一口氣,我對這位醫師的伸出援手,心底滿是說不出的感激。


一個小時前,醫院傳來消息....

醫師在電話裡說,橘黃的那隻幼貓有出血現象,可能是在出生時,腹腔曾遭受到擠壓所導致。另兩隻的狀況則還可以,一隻不太肯吃,但餵他還是會吃,另一隻進食情況良好。

聽到消息不免擔心,但也慶幸,還好我們做了正確的決定,無論如何找到了一家願意收治的醫院。

我對於拒絕收治的獸醫院並沒有埋怨,對一切的狀況,我們很明瞭,也能理解。但對於台大女醫師的不收費(要離院前她說:因為你們是撿來的,那就不收費用了。),以及台中這位男醫師的挺身而出,真是有說不盡的感激。

祈禱小貓能平安長大。

一如我在醫師面前承諾的,只要能養活,就算找不到養父母,我們也會養你們一輩子。

 

 

 

2005/3/28                    (遷自舊報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果林 的頭像
果林

拈花一笑

果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