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我關閉了好不容易尋回的新聞台。

不想讓自己沈溺在自憐的情緒裡不可自拔,以為不說不想不寫,心意就堅定了,嘆息就停止了,一切說得出來的、說不出來的,全做個了結了。

到頭來,不過是自欺欺人。

果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